即时新闻:
四川
一线警讯  > 正文

自贡富顺:“云剑行动”攻坚积案 命案逃犯21年后落网

2020年07月21日 15:14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王珏   
中国警察网 · 王珏  |  2020-07-21 15:14

  抢劫摩托车后,听说被他们捆绑封口并捅了两刀的摩托车司机死了,25岁的四川省宜宾市南溪籍人陈某开始了21年的逃亡。

  2020年6月18日深夜,听到闯进家门的几个男子的四川口音,已经46岁的陈某明白:自己21年的逃亡生涯终于结束了。

  这一天,四川省自贡市富顺县1999年发生的一起抢劫杀人案在逃嫌疑人之一的陈某,被富顺县公安在“云剑行动”中成功抓获。

  镜头一

  时间:2020年7月1日下午

  地点:四川省富顺县某商贸城

  45岁的黄女士接到一个电话:“我们是富顺县公安局的,想当面给你通报一个情况。”她一下子就敏感起来:“是不是我哥哥被害的案子有进展了?”

  不一会儿,富顺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黄勇等人来到黄女士面前,郑重地告诉她:21年前参与抢劫杀害她哥哥黄国彬的重要嫌疑人陈某,已经从云南抓回来了。

  “21年啦!我们经常想起我的哥哥。我一定要当面问问他:你们当时为什么要杀害我的哥哥!”

  黄国彬被害时年仅29岁,妹妹黄女士24岁。她清楚地记得,哥哥被害后亲友邻居们痛惜不已的情景。

  “我哥哥是我父亲那一代弟兄三人中唯一生的一个儿子,可以说是我们黄家的独苗。父母给他买了一辆两轮摩托车用来载客挣钱。没想到就是这辆摩托车给他带来了杀身之祸。”

  镜头二

  时间:1999年11月23日晚

  地点:四川省富顺县兜山镇陆家村公路边

  受害人黄国彬被捆绑手脚,胶带封住了他的口鼻,身上还被捅了两刀。经法医鉴定,黄国彬系窒息身亡。

  黄国彬搭载客人谋生的两轮摩托车被抢走。

  富顺县公安局很快锁定嫌疑人为陈某、余某全和张某。2005年余某全被缉拿归案,并以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几年前已经死亡。

  陈某和张某一直在逃。

  黄女士说,哥哥黄国彬被害时侄子才4岁,嫂子后来带着侄子改嫁,对孩子隐瞒了父亲被害的情况。嫂子在获悉陈某被抓获的消息后,反复恳求警方暂时不要让孩子知道,以免给他造成伤害。

  黄国彬被害后,他的父母相继去世。他们至死都没能知道:杀害儿子的重要嫌犯究竟逃到哪里去了?能不能把他抓回来以慰儿子的在天之灵?

  镜头三

  时间:2020年6月18日21时左右

  地点:云南省文山州丘北县旧城区某居民小区

  “咚咚咚,我们是物业的,开一下门。”小区物业人员敲响了一间房门。

  门外是千里迢迢赶来的富顺县公安局追逃小组民警和丘北县警方协助民警。

  屋里静默了一会,一个光着上身的男人打开门。民警们一拥而上,将男子按倒在地,反手铐上手铐。

  “说,你叫什么名字?知道我们为什么抓你吗?”民警们厉声喝问。

  听到熟悉的四川口音,陈某说出了自己的真实姓名。并承认知道抓他是为了21年前的“那件事”。

  和他生活了10年的妻子刘某抱着刚出生6个月的儿子,惊恐地看着丈夫被一群男人按到在地铐上手铐,放声大哭。里屋睡着他们10岁的大儿子。

  临被带走前,陈某哀求民警:“让我再爱爱我的儿子吧!”

  他跪着走到刘某面前,把脸重重地埋在儿子身上:“儿子,爸爸对不起你们。老婆,我对不起你们。”泪水在脸上不断地流淌。

  不愔世事的孩子一直不停地笑。

  带队抓捕的富顺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黄勇在向媒体介绍抓捕情况时反复感慨:“那个娃娃很乖,太乖了!”

  镜头四

  时间:2020年7月1日上午

  地点:富顺县公安局

  57岁的江平曾经是富顺县公安局副局长,分管过刑侦、后勤工作。

  “我是2002年任刑侦大队长的,一到任,这起抢劫杀人案就移交到我手里了。由于是命案,我们一直没有停止过追踪。”2008年江平任副局长后继续兼任刑侦大队长,对陈某的追击一直没有停止。

  “2003年,我们根据一条线索发现陈某冒用他人身份信息在浙江活动,追逃人员立即赶到那里。”结果由于陈某极度敏感,发现附近有陌生人活动后再次躲藏起来。这次抓捕未能成功。

  2012年,江平工作调整后不再分管刑侦,“但这起案件一直压在我的心里,常常都在了解案件进展情况。”

  6月18日深夜,抓捕组在云南成功抓捕陈某并核实身份后,抓捕民警肖建伟连忙给江平打电话报告这个好消息。

  “那天晚上我非常激动。不容易啊,21年啦。”

  据统计,自1999年案发以来,富顺县公安局先后换了八任局长,四任刑侦大队长、三任分管副局长。参与过这起案件线索摸排、调查走访、外出追逃的民警更以数十记。最初参与案件侦查的几名老民警已经退休。

  黄勇说,成功抓捕陈某后,追逃小组除了向领导报告战果外,就是一一打电话给退了休的、调到其他部门的参与过侦破的同事报告这个好消息。

  镜头五

  时间:2020年7月1日下午

  地点:富顺县看守所

  隔着塑料防护膜,陈某坐在受审椅上,语气轻松地回忆起自己的逃亡经历。不时露出懊悔的神情。

  “逃亡的日子太难受了。现在我觉得完全轻松了,哪怕就是判得再重,也比之前的日子好过。”

  陈某说,21年前作案逃离现场后,他们把抢来的摩托车卖了1000元,每人分了几百元。后来听说被他们捆绑封住口鼻捅了两刀丢在公路边的摩托车司机死了,就立即开始外逃。

  在外逃的21年里,陈某彻底切断了和家里人的联系。先后在云南、浙江等地打工。

  黄勇说,警方在陈某逃亡的21年里,从来没有放松过对他家里的监控。每一任刑侦大队长和办案民警,和陈某老家的村支书、村主任以及村民组长都是非常熟悉的老朋友。

  几年前陈某的母亲去世,警方获悉消息后立即开展布控。但陈某和家人完全失去联系,根本不知道这个信息。6月18日抓捕陈某后,民警问他家里都有哪些人,“他第一个就说有母亲,然后才说其他兄弟姐妹。可见他确实不知道家里的任何信息。”

  “只敢找一些偏远的地方打工,做最累最脏没人愿意干的工作,也不敢提工资要求,别人给好多就是好多。”深知自己背负命案,陈某一直小心翼翼,不抽烟、不喝酒、不上网,除了上班就是呆在家里。为人也异常谨慎,从来不敢和别人发生争执,即使受到欺负也忍气吞声,“就是被打了也从来不敢还手。”

  陈某说,走在路上只要听到警车的声音,就赶紧把头埋下或者转过身去,一直到确认警车离开后才敢继续行走。

  逃亡的陈某在云南元阳结识了女子白某后,两人一起赴浙江打工同居。陈某小心翼翼谨慎为人被白某误认为“忠厚老实”,遂决定托付终生。于是将陈某带回家乡介绍给家人。

  父亲早亡的白某落户舅舅白某某家。她和陈某回老家时也常常住在舅舅家里。

  “2000年,陈某趁住在白某某家的机会,偷出白某某的户口本到当地公安局以白某某的户籍资料、自己的照片办理了一代身份证。从此化身白某某。”黄勇说,尽管陈某冒用了白某某的身份信息,但身份证上的照片还是他自己的。这就为后来警方采用科技手段通过大数据对比找到他提供了条件。

  2008年,已经和陈某同居生活了近十年的白某向陈某提出结婚,遭到陈某拒绝。白某随即与陈某分手。

  “他是害怕办理结婚手续要出示身份证,会被白某发现他盗用了其舅舅的名字,也会在民政部门留下自己的照片等信息。”黄勇说,如果不是陈某如此谨慎,早就被抓住了。

  与白某分手后的陈某继续在浙江打工,随后又结识了云南文山州女子刘某同居。2010年刘某为陈某生下一个儿子,两人决定回刘某的老家文山州丘北县生活。

  2011年,富顺警方在清网行动中,再次将陈某列为头号清查对象。警方在这次行动中发现了极为重要的线索,并根据多年来获取的各种蛛丝马迹汇集,初步判断陈某冒用了白某某身份信息,启用科技手段继续追击陈某。

  此后的9年里,躲藏在丘北县深居简出的陈某,继续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2019年底,他和刘某生下了小儿子。“我当初逃跑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还没有结婚生娃。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想的就是要留下后代。”

  陈某说,逃亡的日子里曾多次想过投案自首。生了孩子后又想等儿子长大点再来投案。没想到去年又生了一个小儿子,就又打消了投案的念头。

  近年来,自贡公安大力实施科技兴警战略,实现了大数据智能化应用的大跨越,极大地提升了公安机关打防管控能力。2020年“云剑行动”开展以来,富顺警方将“命案积案”攻坚作为刑侦工作重点,陈某等人抢劫杀人案又被列为攻坚行动最前列。富顺县公安局成立专班全力攻坚。

  21年来围绕陈某获取的各种线索再次被一一重新梳理、研判,陈某在浙江、云南等地留下的极为细微的线索全部被输入。通过大数据分析,办案民警发现了陈某的活动轨迹。

  富顺警方立即行动,追逃组民警先后前往浙江及周边省市循迹追踪,在辗转4省6市两县2万多公里后,陈某冒用白某某身份信息藏匿在云南省丘北县的线索被最终锁定!

  6月18日,富顺警方追逃组赶到丘北县后,在当地警方协助下,成功将陈某抓获。并于第二天押解回富顺。6月19日,陈某被富顺警方以涉嫌抢劫杀人刑事拘留。

  这一天,离案发已经过去7500多天。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