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四川
热案追踪  > 正文

战“疫”期间,达州警察接力20年将命案逃犯擒获

2020年03月13日 17:43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王自然 孙粟   
中国警察网 · 王自然 孙粟  |  2020-03-13 17:43

  “时间真的太久了……”如果不是专案组的民警找到了自己面前,他以为自己已经“逃过一劫”,伍某忠努力忘记20年前的“那件事”和20年前自己真正的名字,但这却很难,当专案组的办案民警突然来到他的身边,在他的身后呼唤他的真名时,他下意识地回了头。 

  近日,四川省达州市、开江县两级公安机关经过不懈追捕,终于在疫情防控期间将逃亡20年的命案嫌犯伍某忠从重庆抓获归案,并顺利押解回到达州。 

  20年前 

  偏僻乡村突发命案 

  2000年5月,开江县讲治镇高峰村,突然发生了一起致一死一重伤的命案。“是为了500元的经济纠纷。”办案民警翻开了一本泛黄的命案卷宗:本案受害的死者陈强(化名)及伤者陈惠(化名)是亲属关系,犯罪嫌疑人觉得他们骗了自己500元钱,遂带着一把菜刀杀上了门,先后对2名受害人进行砍杀。在案发后,伍某忠逃离了自己从小生活的高峰村。 

  “他这一逃就再也没有回来。”据办案民警介绍,命案发生后,市县两级公安机关高度重视,立即抽调精干警力成立了专案组,对此案的主要犯罪嫌疑人伍某忠展开追捕。 

  “伍某忠,男,案发时29岁……”前年刚退休的原开江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杨克陆,直到现在都还记得这名犯罪嫌疑人的基本信息:“我曾是这个专案组的民警,我直到退休前,每年都要找他几次。” 

  杨克陆回忆,20年前案发时,专案组成立后,对“迅速破案”信心满满——这桩命案案情不复杂,还有多名目击者,所以迅速就锁定了嫌疑人伍某忠。同时,专案组在走访伍某忠的家人后,得知其在出逃时,身上并没有带多少钱,认为“他跑不远”。专案组立即撒网,对讲治周边的车站码头进行布控,对周边山林进行搜索……然而让专案组民警不曾想到的是,这张网一撒出去就是20年。 

  20年中 

  大家都已选择遗忘? 

  案发后,嫌疑人伍某忠造成受害人的家庭死伤两人,其家属万分悲痛,希望公安机关尽快将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 

  开江县公安局的相关负责人说,由于犯罪嫌疑人这一逃就音讯全无,案子一直迟迟未能结案,心里一直有个“梗” 

  不光受害人的亲人,连嫌疑人的亲人似乎都已经将伍某忠“遗忘”。专案组民警表示,案发前,嫌疑人伍某忠家中的父母妻女俱全,他这音讯全无的一逃20年,家里早就物是人非:其父母因病相继故去,妻子也带着女儿也离乡远行,大家也不再提起伍某忠的名字…… 

   “就算大家都选择了遗忘,公安机关也永远不会忘记他。”专案组相关负责人说,这20年来,负责寻找、抓捕伍某忠的专案组民警虽然换了一茬又一茬,但这个专案组一直都在。民警每年都要多次对该案进行梳理,将嫌疑人案发时的社会关系人如亲友、同学、朋友、老乡走访一遍,旦凡有一点线索,就立即跟进调查。 

  “这些年,我们都跑遍了大半个中国找他。”办案民警说,有一年,他们听说有人在海南省看到过伍某忠,就立即收拾行囊星夜赶往当地,但工作了10多天,仍一无所获。在这20年中,像这样信心满满的出发、两手空空的返回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 

  20年后 

  疫情管控期间再拾线索 

  今年春节期间,再次翻开了伍某忠的案卷,将20年来的点滴线索进行了详尽的梳理排查。 

  “这些年,伍某忠从未与家人朋友进行联系,也对家里的情况一概不知。”办案民警告诉记者,虽然伍某忠选择自行“人间蒸发”,但民警相信他还“活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在梳理案卷时,民警发现“发现伍某忠”的线索虽然全国各地皆有出现,但出现得最多的地方是在重庆市。市县两级警方,决定趁着疫情防控期间,人员流动较低的特点,再次组织力量展开对伍某忠的查找工作。 

  今年3月初,专案组出动8名精干警力赶往重庆,重庆警方也抽调了7名警力,配合达州警方展开案侦工作,发现其在重庆南岸四公里地名一带出现的频率较高。 

  “我们当时也是抱着碰碰运气的想法,到四公里进行蹲守。”专案组民警说,15名民警立即赶到了四公里,针对疫情防控期间居民的出行特点,到可以采购生活物资超市、集贸市场等地的门口“撒网”蹲守。 

  “我们手里就只有一张伍某忠20年前的黑白照片。”据办案民警介绍,在蹲守时虽然大家人手一张复印的照片,但看到上街采购的当地居民,每人都戴着口罩,大家的“心都凉了”,甚至一起行动的重庆同行,都对达州警方组织的这次抓捕“不看好”。 

  “哪怕是碰运气,我们也要坚持碰下去。”专案组负责人说,但民警们心底里却不承认抓捕伍某忠是“靠运气”。专案组多次分析了伍某忠逃亡后的“生活”,初步认定他肯定不敢拿出身份证“找工作”,极有可能是以打零工等方式为生,没有固定住所,收入比较微薄,甚至没有什么积蓄,不会储备大量的生活物资,所以在疫情防控期间,出门采购生活物资的频率较高,寻人抓捕的成功率是这些年来最大的一次。 

  身后的呼唤 

  嫌疑人回首露踪迹 

  3月8日,在南岸区广黔路口四公里农贸市场门口蹲守的民警发现,有一名戴着口罩,每天都身着相同衣服的男子,在这几天几乎天天都在出门,符合专案组分析锁定的嫌疑人特征,遂加大了关注力度。 

  上午9时许,这名男子见旁边没什么人,拉下了脸上的口罩在街头点燃了一支烟。在附近布控的民警立即绕了上去,仔细观察其面貌特征。“和照片有点像。”抓捕民警告诉记者,当时他也不能完全确定,这个可疑的男子究竟是不是伍某忠本人。民警决定在其身后喊一声“碰碰运气”。 

  “伍某忠!”在街对面布控的民警,隔着20多米的距离,大声呼喊伍某忠的名字,发现对方立即停下了脚步,并震惊的回头。见其行迹十分可疑,周边民警当即上前对其进行盘查。民警说,伍某忠见到突然“包围”他的民警,显得十分震惊。面对民警的询问,他终于说出了隐藏20年的真名:“我就是伍某忠。” 

  至此,作案后逃亡20年的命案嫌疑人伍某忠终于落网。 

  隐姓埋名20年 

  打零工当“棒棒” 

  伍某忠顺利落网并押解回达后,对自己20年前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他回首20年的逃亡路,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夜深人静时,他想到家乡,想到家中的年迈老人妻子、孩子,想到无颜面对曾经的亲戚朋友,辗转反侧,夜不能寐。这20年来,后悔恐惧、担惊受怕、心惊肉跳一天都没有消停过,他犹如一只惊弓之鸟,昼夜神经高度紧绷。 

  据伍某忠交代,2000年6月22日,犯案后,没有回家,沿着山路一路逃窜,身上多处被荆棘树丛刮伤一刻也不曾停留。他不敢走大路,翻山越岭的跑了3天2夜到了重庆。因身无分文,也不敢坐车,他化名“伍老幺”当起了“棒棒”靠下苦力、打零工为生。

  据其交代,在逃亡20年的历程中,他生怕与人发生纠纷,次帮人搬东西上10几楼,人家只给2块钱也不敢与人计较。他还在深山里帮人守过水库,为的就是少他人打交道……久而久之,“棒棒”工友们只觉得他“是个老实人”。逃亡20年间,其身份证早已过期,没有住过一次酒店、宾馆、小旅馆,没有乘坐过汽车、火车出过远门,不敢说真名,住在茶馆、麻将馆、网吧、公园等地,没有睡过一天床,20年没有联系过老婆、孩子、父母。 

  伍某忠说,日子虽然苦,但只想像正常人一样平静地过下去。他从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看到穿制服人员或执法车辆,更是远远躲开。“我不敢做其他的引人关注。伍某忠说,他隐姓埋名就希望别人当他是个隐形人,甚至连手机都不用。被抓捕时,他所持的手机是与他相熟的“棒棒”工友因病去世前送给他的,已经用了将近10余年。 

  在被押解回开江途中,伍某忠多次深深忏悔,“我有罪,我对不起家人,我跑的时候,我的娃娃才3岁,我对不起太多人了……” 因一时冲动后悔终生,在最好年华过最提心吊胆的生活。20年后的不仅有了一口浓浓的重庆腔,甚至连开江话都不会说了,20年后,他虽终归故乡,但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