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四川公安  >  图说警事  >  图F > 正文

一个杀人恶魔见到怕得要哭的人

2018年05月08日 11:04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鄢德良   

  人们常说:“战争闪烁着人类智慧的花朵。”其实在刑警办案的过程中,同样也有明察秋毫的发现,有无懈可击的推理,有丝丝入扣的审讯,更有无数斗智斗勇的交锋,一样闪烁着人类智慧碰撞的火花。——题记

  董治南,男,中共党员,1963年10月出生,1984年警校毕业后分配到四川省泸州市公安局工作,先后在泸州市公安局收审所、预审处、刑侦支队工作,现任泸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政委。

  在长期的执法办案中,董治南先后被省厅刑侦局抽调办理眉山任兵黑社会性质组织案、雅安武胜县工商局党委书记被残杀案和仁寿县血站凶杀案、德阳持枪杀人案等。抽调办理公安部经侦局督办的“11·17”特大经济犯罪案、省公安厅经侦总队、省纪委办理的多起重特大经济案件,还参与了震惊全国的2009年新疆乌鲁木齐“7·5”打砸抢烧事件和“8·3”针刺事件的审讯办案工作。受到了公安部、省公安厅以及相关市、县公安局领导的高度评价。先后荣记个人二等功一次、个人三等功3次。

  2006年,董治南被省厅特聘为全省两名预审专家之一。2009年至今被公安部刑侦局特聘为审讯办案专家组成员,2010中央电视台社会与法频道为其拍摄专辑展播。2009年底,被评为四川省优秀警察。2011年,被省委省政府授予“四川省人民满意公务员”荣誉称号,被省委批准为四川省优秀共产党员。

  2012年被省厅授予“十佳刑警”荣誉称号。2017年9月,被公安部评为“全国公安百佳刑警”。

  隆冬时节的酒城,雾霾肆虐,寒气直逼每个角落,太阳懒洋洋地躲在被窝里不肯起床,世界一片扑朔迷离……

  坐在笔者面前的董治南,并不是想像中的“钟馗”形象,也没有西楚霸王“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剑眉重瞳、虎须燕颔……

  身材不高,从容不迫,文质彬彬,温良恭让,谈吐优雅……

  强烈的反差,让笔者急于想了解这样一个身材并不魁梧的人:那里来的巨大能量,能让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见到怕得要哭呢?

  “董政委!听说杀人恶魔见到你就哭,有这事吗?”董治南淡淡地答道:“没有那么玄乎。

  那是2010年10月下旬的一天,董治南接受审理备受社会关注的古蔺县雇凶杀人案。当横行古蔺、作恶多端的犯罪嫌疑人王岗,看见董治南威风凛凛坐在审讯室,吓得退了回去,哭着说:“落在你手里,我死定了!”

  原来,2006年,在侦办被古蔺县老百姓称之为“地下县委书记”的陈亮红等22名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中,王岗就涉案其中,被董治南亲自审讯过。从此,对董治南威严、缜密、机敏审讯怕得要死,至今心有余悸。

  随着采访的深入,笔者走进了董治南与形形色色犯罪嫌疑人斗智斗勇的传奇人生——

    (一)

  1993年夏的一天夜晚,泸州大什字发生了一起醉驾冲撞行人,致使20多人受伤,7人死亡恶性案件,在社会上造成了很坏的影响,为严惩交通肇事者,把此案办成铁案,领导想到了平时勤奋好学机敏的董治南。为了培养锻炼董治南独立办案能力,特意将泸州市建市以来第一起特大交通肇事案交予董治南主办,这是组织上对董治南最大考验,至今董治南仍记忆犹新。

  盛夏时节川的南酒城,是一年中最煎熬难挨的日子,阳光已是近于“刻毒”了,它似乎有意要与人类作对,白天地面被晒的滚烫,脆弱的皮肤无法与暴露在阳光下的金属接触,狗躲在阴凉处,伸出长长的舌头“嘘嘘”地喘着粗气,宛如刚刚参加了马拉松比赛;知了使足了劲,“知了,知了!”地叫唤着。只有等到晚上,太阳沉下去了,人们才纷纷走出家门散步,活动活动筋骨,以缓解夏季的沉闷,可就在人们纷纷出来散步之际,一辆货车象发疯似的从大什字朝纪念标方向一路冲来,冲向晚上出来散步人群,大家慌忙躲闪,可大货车在大什字横冲直撞、碾压人群后,没有停下来的迹象,继续往前开,直到闯倒电杆停了一下,鲜血染红了大什字街面,死者伤者横七竖八,现场惨不忍睹,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坏影响,人们纷纷要求严惩醉酒肇事者,给泸州市公安局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如何才能将交通肇事者处以极刑,当时可没有醉驾入刑之说,一般交通肇事罪是判不了死刑的。为了尽快平息民愤,时任泸州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陈忠林来到刑警支队办公室对董治南说道:“小董!发生这么大的交通肇事案件,交给交警队可能办起比较费劲,还是你去协助把此案办好,给死者一个交待。”董治南受领任务后,随即赶赴交通肇事现场,在交警支队事故中队民警曾春、简洪的协助下,从肇事车辆碰撞、碾压、刮、擦、挤等痕迹入手,通过车辆与行人、车辆与其他物体接触后双方留下的痕迹进行全面勘查,收集相关证据,寻找目睹事故发生的证人,询问受伤者,并对这些证据进行整理、判断和分析。判断哪些证据是可以用来认定该起事故责任的,哪些证据似乎与该事故无太大关联的。

  由于相关证据充分完整,特别是在审讯肇事驾驶员王昭的过程中,董治南紧紧抓住王昭开车撞死撞伤人后,不听周围群众大喊停下来的呼救,反而加大油门,继续往前开近千米,直到开车撞到电线杆上不能动时,才把车停了下来继续逃逸,这期间说明王昭意识是清楚的,是故意逃避责任而继续开车冲撞行人,构成了危害公共安全罪,董治南的审讯材料得到采纳。泸州市人民法院以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醉驾肇事驾驶员王昭死刑。

  这是全国第一起因醉驾判处死刑的案例。

  (二)

  2001年6月下旬,为把发生在泸州市建市以来最大的一起绑架、杀人、勒索390万元的恶性案件办成铁案,局领导又想到了董治南,要他负责该案的主审。

  从何处下手呢?董治南翻阅黄加宁案件获悉:2000年10月11日,黄加宁为还赌债铤而走险,在校门外骗走了“朋友”泸州华夏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袁国柱的9岁儿子袁思韬,杀害于隆昌县石燕桥镇一租赁房内,绑匪黄加宁却不知去向。泸州市公安局发出通缉令,将黄加宁列为第一号在在逃犯罪嫌疑人,在全国范围内重金悬赏进行挂牌督捕。公安部随后将黄加宁列入“严打”督捕名单,向全国发出通缉令。

  2001年6月16日6月16日,是全国铁路公安专门针对缉捕重大要案在逃人员所采取的“铁拳行动”的收网行动之日。晚上10时,从广州开往重庆的特快列车行至离茂名约10公里处时,乘警开始地毯式搜查。黄加宁的口音和神色引起了乘警的注意。查验身份证时,乘警发现黄加宁所出示的身份证上的相片明显与本人不符,在检查黄加宁的行李时发现其另外还有3个身份证。黄加宁打开窗户纵身从飞奔的火车上跳下去,被摔得当场晕死了过去。茂名铁路公安接报后立即组织干警沿铁路线展开搜查,将黄加宁抓获。18日上午,泸州公安接到广东肇庆铁路公安处的查询电话后,当晚18时30分,时任市公安局副局长梁晓军带领专案组火速赶至肇庆。曾任人行泸州支行纪检组副组长、监察室副主任的黄加宁见到梁晓军说的第一句话:“梁局长,既然被你们抓到了,我什么都交待!”

  黄加宁真的能“既然被你们抓到了,我什么都交待”吗?董治南心里清楚,黄加宁是在放出烟雾,想采取“金蝉脱壳”之计,以交待小案来掩盖其绑架人质后杀害人质的犯罪事实。对付这个曾经是银行保卫干部,长期与公安机关打交道的黄加宁,董治南从黄加宁性格特点、家庭背景、社会关系入手,经过大量的调查走访,收集了大量的证据材料后,决定采取欲擒故纵之计,假装顺从黄加宁意图,因势利导、投其所愿,让黄加宁详细交待辗转重庆、成都、隆昌、古蔺、荣昌等地购买假身份证、偷盗车辆牌照、办理银行储蓄卡、租车、租关押人质房屋的违法犯罪事实以及在逃亡期间爆炸、放火、抢劫的犯罪事实,把黄加宁引向极端,使他在交待过程中不断犯错误,不能自圆其说,然后以有力的证据进行猛攻。于是,黄加宁编造的绑架人质后,便请了一个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与之素不相识的流浪汉为其看守人质,系流浪汉将人质扣于水缸里窒息死亡的谎言不攻自破,被一一揭穿。虽黄加宁为保命,仍顽抗到底,但由于公安提供的证据充分,2001年10月12日,泸州中级人民法院以犯绑架罪、放火罪、抢劫罪。数罪并罚,决定对黄加宁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三)

  如果将“怕死鬼”安在一个十恶不赦杀人恶魔头上,也许觉得好笑,可能不可信。其实人就是这样有两面性,看似看天不怕、地不怕、心狠手辣,实质却是个狗熊、怕死鬼。杀人恶魔李恩平就是这样一个人。2011年7月5日17时,纳溪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彭银获悉刘误全家失踪的报警后,随调精兵强将成立“7·5”专案组,很快查明刘误(化名)被杀系纳溪区大渡口镇24岁的李恩平所为。李恩平2006年因抢劫罪被龙马潭区法院判刑4年10个月,2009年9月10日保外就医。7月6日21时许,专案组民警获悉李恩平和女友在江阳区宝来桥一烧烤摊吃烧烤的线索后,火速赶到现场将正在吃烧烤的李恩平和女友挡获,面对民警的盘查,李恩平一问三不知。随后民警又将李恩平的同伙刘大刚等6名同伙抓获归案,使得参与绑架古不或(化名)和刘误一家的7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

  面对专案组民警的审讯,李恩平在长达两三个月的时间里装疯卖傻,不是说自己有精神病,头痛,记不起来了,就是一推三不知,把杀害古不或和刘误一家的犯罪事实推给其他同伙,拒不交待被杀害的古不或和刘误一家三口的下落。为了彻底打破李恩平死不认账、公安机关就拿他没有办法的侥幸心理,董治南等人针对李恩平作案后打扫现场、毁灭证据,致使现场勘验、痕迹检验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其作案的难点,在李恩平不承认行凶杀人犯罪事实的情况下,对李恩平展开全面调查。一方面,对该案的同案嫌疑人进行全面审讯,冒着酷暑在李恩平老家山中开展拉网式搜寻,终于发现了4名受害人的埋尸地点。另一方面到李恩平的老家、服刑的监狱等地对李恩平的成长环境,一同服刑的狱友等进行详细调查,终于查明李恩平无家族精神病史,并获悉李恩平曾经透露伪装精神病后保外就医的犯罪事实。于是,董治南建议专案组将李恩平押解至鉴定机构边治疗、边鉴定,推翻了李恩平在宜宾川南监狱原装疯而获释的鉴定结论。董治南在审讯李恩平的过程中,从李恩平的神情、眼神、举止、谈话之间,观察出李恩平所思所想,敏锐地摸清了李恩平怕死、想保命心理。

  董治南抓住李恩平怕死的特点,决定以此为突破口,给李恩平开出了一张保命处方。一要有自首情节:如实交待清楚犯罪事实;二要有悔罪情节:书面向受害家属认错;三要有赔偿情节:告之家里人向受害人家属进行经济赔偿,以求得谅解;四要有立功情节:检举揭发,将功赎罪。李恩平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剂牙膏似的交待了如何杀害刘误一家三口的犯罪经过,到现场指认挖出了尸体,并按照董治南开出的保命处方,写信向受害者家属认错,写信叫家里人对受害人家属进行经济赔偿的同时,还检举揭发其他人的违法犯罪事实。而审讯李恩平的同步录像资料被四川警察学院作为每个学员必看的教材,受到广大学员的普遍欢迎。

  2012年12月28日,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抢劫罪、故意杀人罪一审判处李恩平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四)

  2013年7月上旬,董治南受省公安厅指派,前往眉山侦办雇凶杀人抛尸案件。正如董治南预料的那样,这是一块难啃的骨头。虽然专案组从上到下都认为此案肯定就是沈永正等人所干,但平心而论,更多的靠得是直觉与分析,而直接的确凿的证据却没有掌握。

  董治南翻阅卷宗材料发现,死者范德财与顾凶杀人者沈永正本是一对十分要好的兄弟,他俩早年跟随改革开放的大潮,到沿海打拼多年,积累了一定的财富后,返回眉山市老家分别建有上千万元资产的大厂,富甲一方。沈永正因妻子出轨范德财,兄弟间反目成仇,在当地早已不是什么新闻了。公安机关接到报警是2013年1月5日,成都市龙泉驿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接到群众报案称:成都市龙泉驿区经营泰瑞模具厂33岁的范德财于2012年12月23日到眉山给眉山市东坡区林业公安局民警严发荣送货后一直未回家。当日14时后手机无人接听,17时后手机一直关机,至今下落不明,疑似被害。龙泉驿警方随即缜密侦查发现,严发荣与范德财的师傅沈永正系同学关系,两人一直关系很好。而沈永正的妻子与范德财有染,因此沈永正与范德财产生了很深的矛盾。进一步走访查明,严发荣与一名叫简成兵的社会青年关系较好。通过调取了严发荣、简成兵的手机通话清单,进行了分析,发现12月23日范德财到眉山后与严发荣联系过,当日严发荣与简成兵联系频繁。进一步查明12月23日10时30分后严发荣、简成兵、范德财3人轨迹一致。

  通过综合分析,范德才可能被害,但尸体下落不明。2013年7月初,范德才尸体从黑龙潭水库浮出水面。刑侦总队一分局接手范德财案,列为2013年全省一号案件进行立案侦查,从泸州抽调董治南、阮小斌作为审讯办案人员开展案侦工作。2013年7月9日,在省厅刑侦总队一分局的统一指挥下,先后在龙泉驿,眉山等地将沈永正、严发荣、简成兵三人抓获,沈永正等3人抱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拒不交待违法犯罪事实。

  如何才能让沈永正等人伏法呢?其实关键是打破沈永正等人的攻守同盟。刑侦总队将最难啃的骨头严发荣交给董治南。如何才能让严发荣尽快开口呢?董治南翻阅严发荣的相关材料获悉,严发荣是一名武警转业到公安机关的民警,而且还干过刑侦,审讯过违法嫌疑人,对如何审讯这一套十分熟悉,董治南在摸清了严发荣性格特点后,决定采取单刀直入之策,告之严发荣你是武警转业的,又公安民警、同行,大家都不绕弯子,做人要敢作敢当,特别是讲到严发荣还有一个当将军的叔叔,对他抱有很大的希望之时,严发荣哇一声大哭起来,交代了接受其同学沈永正180万重金的雇请,将范德财从成都诱骗到眉山杀害并抛尸于黑龙潭的犯罪事实,对严发荣的审讯只用了20多个小时。而审讯沈永正的专家,经20多小时的审讯,沈永正不但没有交待违法犯罪事实,还以他是一名企业家,生意做得这么大,怎么会雇凶杀人呢?是公安机关乱抓人,强行栽赃给他,出去后要告公安机关。刑侦总队领导见董治南把严发荣审穿了,又叫董治南接着审沈永正。董治南从沈永正、范德财两兄弟外出打拼,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说起,仅仅为了一个不守妇德的妻子,两兄弟反目成仇不说,还雇凶杀人,不仅毁了两人的事业,还毁了两个家庭,给儿女们带来多大不幸,就是在董治南对沈永正一阵劈头盖脸的臭骂声中,沈永正的精神防线彻底崩溃了,放声大哭,只用了28分钟就交待了雇凶杀人的违法犯罪事实。董治南在审讯过程中的出色表现受到了省公安厅领导的首肯,为泸州警方再次赢得了荣誉。

  2014年6月11日一审宣判:严发荣犯故意杀人罪、盗窃罪和非法持有枪支罪,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2000元,限制减刑。沈永正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简成兵犯故意杀人罪和盗窃罪,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3000元。

  (五)

  时间可以证明一切,也可以消磨一切。因为一切事情在时间面前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让亘古化作虚无。一个七年前命案,打了七年官司,两次判决死刑,两次被省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发回重审,面临法院无罪宣判或退至公安机关继续侦查的十分尴尬境地。

  2014年5月,董治南受省公安厅指派,带着助手阮小斌迅速赶赴雅安市天全县,顾不上休息,连夜查阅案卷获悉,整个命案的大概情况是这样的。2007年6月7日,雅安市天全县城厢镇龙尾村六组25岁村民马树蓉下午从始阳镇走亲戚回家途中失踪,尸体于2007年6月9日被人发现被人杀害后掩藏于碾子沟中。天全县公安局于2007年6月9日立案侦查,通过工作于2007年6月10日突出嫌疑人敖德康并将其抓获,通过审讯,嫌疑人敖德康交代了将受害人马树蓉杀害的犯罪事实。2007年6月26日经由天全县人民检察院批准,对嫌疑人敖德康执行逮捕。2007年8月9日本案侦查终结,移送雅安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经雅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两次审判,均判处犯罪嫌疑人敖德康死刑,但敖德康对两次判决均上诉至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省高院两次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发回重审。如果公安机关没有有力证据证明敖德康杀了人,敖德康就会无罪释放,而对被关押了7年的敖德康,还得进行国家赔偿。如果一个杀人凶犯真的能得到国家赔偿,这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吗?这不仅是对法律的玷污,而且无法向死者交待,还社会一个公平正义。

  如何才能找到更有力的证据证明敖德康就是杀害马树蓉的凶手呢?如何继续审讯敖德康,早已是老油条的敖德康为了保命,一定审不出什么更好的结果来。怎么办呢?只有另辟蹊径,才能将敖德康绳之以法。董治南决定到案发现场查看,力求寻找到有力证据证明敖德康杀了人。董治南到达案发现场才发惊讶地发现,经过7年多的变迁,中心现场地形地貌早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年的羊肠小道已变成了宽阔的公路,再也找不出当年的痕迹。想从敖德康口中得到他杀人的口供是不现实的。重压之下,毫不气馁的董治南决定从案件入手,在仔细翻阅了当年的询问笔录和证人、证言材料后,实地查看了中心现场龙尾村,发现中心现场两侧均为悬崖峭壁和原始大森林均无法通行,嫌疑人要作此案必须通过这唯一通道。董治南对当天死者失踪前后经过此路段的行人、路边店等进行走访排查,发现在案发时段前后只有敖德康等人经过。中心现场两头的两个路边店店主以及在店子里闲耍的证人证实,两个路边店距离仅1200米,普通行人步行只需要18分钟左右,而敖德康从下边一个路边店到上面的路边店却花费了90多分钟的时间,且该时段正是受害人马树蓉经过遇害的时段。敖德康具有作案的时空条件,是本案唯一符合时空条件的犯罪嫌疑人。敖德康作案的唯一性最终被雅安市检察院、法院所采纳。

  2014年9月,雅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重新进行审理,根据公安机关补充侦查重新获取的证据,一致认定敖德康故意杀人罪名成立,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六)

  2005年4月20日,彭山引水工程在江口岷江江心施工,张献忠沉银在沉睡了360年后,惊鸿再现。

  从此,引来渴望一夜暴富的寻宝者纷至沓来,范彬、谢荣崇、张灵等人就其中主要成员之一。公安机关经过缜密侦查,将盗窃文物的犯罪嫌疑人范彬等人抓获归案。调查查明:2013年清明节晚,范彬在夜色的掩护下,在水下不到三米处摸到一只长约8厘米、高约5厘米金老虎。3天后又在同一位置,范彬摸上来的是一个正方形的金印章!谢荣崇把之前摸到的金老虎拿出来,放在印章上面,结果发现刚刚合适,两者竟然是一个完整的金印章。当年5月,谢荣崇和范彬两人开车到彭山区观音镇,将金虎和印章卖给老陈,谢荣崇、范彬每人至少分得385万。老陈又卖给成都的李大虎,李大虎又卖给了西北某省商人刘春甫。

  刘春甫拒不配合。审了二三个月,金虎金印下落仍是一个谜团,而国家文物局的领导又坐镇专案组督促,尽快找到金虎金印下落。

  为了尽快寻找到金虎金印,省厅从全省抽调五六名预审专家,对文物盗窃嫌疑人展开审讯,董治南就是预审专家之一。

  董治南接手对刘春甫审讯,压力如影随形。如何才能让三个月不开口的刘春甫开口,是摆在董治南面前的一大难题。董治南仔细翻阅刘春甫的案卷材料,对刘春甫的社会关系、家庭背景、性格特点进行了全面了解。不出奇招,要让刘春甫交待金虎金印下落是完全不可能的。那么刘春甫拒绝交待问题的“心理支点”又在哪里呢?只要能找到这个“心理支点”,就能打破刘春甫的侥幸心理。董治南想到了“孤寂”这一招。人是群居动物,人害怕孤独。古往今来都是这样,这就像是上帝创造人类时定下的规则。人一旦在漫漫的黑夜里,独处的时候,时常会发呆、郁闷、空虚、无助与彷徨,甚至精神崩溃。于是,董治南将刘春甫从看守所里提走异地关押,不让他带走任何东西。到了新的关押地点,让刘春甫独人一间,只有一天三顿送饭的。刘春甫见不到任何一个人,也没有人提审他,好像人们都忘记了他的存在,加之天气炎热,没有让刘春甫带上任何衣物,洗不到澡、洗不了衣物,全身上下恶臭难闻。过惯了奢华生活的刘春甫,在强烈的条件反差面前,加之孤寂、空虚,只苦苦煎熬了半个多月,实在受不了,主动给每天送饭的看守人员讲他要见领导。董治南一听有门,及时提审了刘春甫。没有几个回合的交锋,刘春甫交待了金虎金印下落,专案组民警很快将金虎金印找回。

  2017年6月22日,“张献忠沉银”系列案件21件56人已全部判决。其中,盗挖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团伙的被告人范彬、谢荣崇、李钟海、张灵4人已全部领刑,尚无一人上诉。

  英雄不单疆场出,闪光尽在细微处。在30多年的刑警生涯中,董治南始终坚定理想信念,不忘初心,在刑侦一线摸爬滚打,与黑恶势力斗智斗勇;他辗转战大江南北,攻克了一起起精品大案;他在一次次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中勇挑重担,彰显了对党和人民的无限忠诚;他用一身正气,唱响了“人民公安为人民”的时代旋律,谱写了一曲又一曲的英雄赞歌!



责任编辑:王自然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中国警察网络电视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