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四川公安  >  警营文化 > 正文

“我的传家宝”

2017年06月20日 13:57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张宇航   

  说到忠诚,我想给大家讲讲我们家族的故事。

  我出生在一个革命军人家庭。我的家乡在川北山区,那里曾经是川陕革命根据地的所在地,80多年前,红四方面军在那里与国民党反动派浴血奋战,打土豪,分田地,创建了苏维埃政权,领导穷苦大众翻了身。家乡的很多青年都参加了红军,我的外曾祖父也成为了一名红军战士,不为别的,就为保卫苏维埃政权,保卫刚刚分到手的土地。外曾祖父在红军队伍里一路拼杀,当上了营长。1935年,红四方面军长征时,他奉命留在嘉陵江东岸,带领战士们,阻击敌人,掩护主力转移。当完成掩护任务后,主力部队已经走远了,追赶不上了,外曾祖父只得回到了老家。地主还乡团回来了,他们知道外曾祖父当过红军的营长,就把他抓起来,严刑拷打,要他交代红军的去向。外曾祖父任凭敌人的拷打,咬紧牙关,什么都不说,被打得昏死了过去。敌人以为他死了,就走了。过了很久,他才慢慢苏醒过来。从此以后,他的肺坏了,落下了病根。解放后没几年,因为旧伤复发,他英年早逝,临终前,他把我外公叫到身边,拉着外公的手说:“跟牺牲的战友相比,我很幸运,我看到了革命的胜利,看到了红军的胜利,但遗憾的是,我不能为党、为国家做更多的事了,你一定要听党的话,跟党走啊。”外公坚定地点了点头,那时外公才14岁,就挑起了一家的重担,在乡上参加了工作。

  1963年,外公已经长成了一个大小伙子。部队来征兵了,在乡亲们的推荐下,他报名参了军,作为红军后代,他很顺利地通过了检查,很快就要去部队了。那时候,我的母亲刚刚出生,还没有满月。看着怀里嗷嗷待哺的女儿,他的内心也很纠结,他对我外婆说:“家里需要我,但国家更需要我,我要当兵去了,你在家里要搞好生产,日子会慢慢好起来的。”外婆没有文化,连字都不认识,作为一位农村妇女,可能不明白丈夫的话,但她望着外公坚定的眼神,点了点头。外公走了,去西北边防当兵。那时候的西北可荒凉了,夜里站岗时,西北风呼呼地刮啊,周围的狼群呜呜地叫个不停。外公说,一个人站岗,他心里也害怕,但握了握手中的钢枪,这支从父辈手里传下来的枪,便不害怕了。外公一去就是六年,直到母亲六岁时,他才第一次回来探亲。母亲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问外婆说:“他是谁?”外婆说:“他是你爸,快叫爸啊。”母亲说什么也不叫。外公看着心爱的女儿,只能尴尬地笑了笑。

  又过了几年,外公在部队当了营长,外婆和母亲终于可以随军了。一家人兴高采烈地去了部队,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母亲读完了小学和初中,看着部队大院的其他小伙伴们,都当兵去了。母亲也想去当兵,外公非常高兴,那时外公已经是一名团级干部了,打声招呼就可以把女儿留在身边当兵,但外公没有那样做,母亲最后去了千里之外的新疆库尔勒当兵,那年母亲才17岁。母亲后来转业到了一家企业工作,90年代,企业不景气,母亲下岗了,那个时候我才13岁,家里非常困难。很多人对我母亲说,你是转业军人,去找民政局要救济吧,国家不会不管的。每当听到这些话,母亲总是淡淡地说,国家那么大,人那么多,比我困难的还多的是,都去找民政局,国家怎么管的过来。母亲开了个小门市店,起早摸黑,辛苦地操持着,供我读完了中学和大学。

  我大学报志愿时,选择了学习法律,我把想法告诉了母亲,母亲说:“好啊,国家现在就是缺法律人才呀,你可要好好学哦。”我“嗯嗯”的应着。大学毕业以后,我顺利地到了一家央企做法律顾问,年薪20多万。但我总觉得生活中缺了点什么,从小母亲爱给我讲许世友将军的故事,许将军那“活着为国尽忠,死了为母尽孝”的传奇故事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我从小就有一个警察梦,总想穿上警服。每当看到路上的警察时,我都忍不住多看两眼。

    2011年招警,我幸运地考上了。当我把消息告诉外公和母亲时,他们都笑了,说这下好了,我们家的枪杆子有人传下去了。2016年,我的弟弟也走进了军营。外公更高兴了,说“我的两个孙子,一个从军,一个从警,这下齐了。”每当我回家探亲时,外公总会让我穿上警服让他看看,看着我穿警服的样子,外公高兴地说:“很威武嘛,很精神嘛,你可要好好干啊。”现在,外公正在幸福地安度晚年,母亲也退休了,我和弟弟在各自的岗位上勤奋工作,保卫我们的国家。

  这是我们家族四代人,跨越一个世纪,对党忠诚,传承枪杆子的故事。一个世纪过去了,我的外曾祖父已经离开我们60多年了,我的外公也年逾古稀,母亲也渐渐老去,他们一生坦荡,一世清贫,没有说过什么豪言壮语,没有当过多大的官,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值钱的东西,没有留下房子、车子,但他们教会了我对党、对国家、对事业的忠诚,对我来说,这是比任何东西还要珍贵的传家宝。今年,我结婚了,老婆也来自一个军人家庭,在不久的将来,我将会迎来我的孩子,我想,不管是男孩女孩,我希望他长大了能继承我的事业,当一名人民警察,把我手中的枪杆子继续传承下去。我也会把我们家族一个世纪的忠诚故事讲给他听,把忠诚这个传家宝世世代代传承下去,继续书写我们家族忠诚于党的新的世纪篇章。(作者单位系四川省公安厅法制总队)



责任编辑:胡雪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中国警察网络电视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