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四川公安  >  警营文化 > 正文

“警营,绝不仅只有血与火,还有诗和思”

原创现代诗歌七首

2017年09月27日 10:00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蒋晓洪   

  01 酒香


  小时候,家中总有醉人的香

  父辈约三五人在家中

  一碟花生、几盘小炒

  大声吆喝中杯来碗去

  把生活在一口气中喝掉

  小孩只能眼馋

  在门外悄悄用鼻子深吸

  闻着香气成长


  当时光像一艘船

  载着我们离开学校、走进警营

  在红尘滚滚中流浪

  陌生的、熟悉的人们

  游走在各种场合

  把岁月的酸苦艰辛都装进杯子

  不管情愿不情愿

  都想大醉一场

  唯有鱼儿循着酒香

  在船尾忘情的翻滚

  似诉说青春的荒唐


  人生的酒总是喝不完

  有认识新朋友时的豪爽

  有新婚交杯时的销魂

  有满怀心事的独饮

  也有虚情假意的惆怅

  唯有风吹过酒

  酒飘着香


  红着脸想写一首诗

  右手拿着笔,左手端着杯

  却发现经常喝着酒

  再也闻不着那香


  02 米悟


  一双大手轻轻挥动

  就在泥水中安个家,

  开始懵懂成长

  与所有先辈一样

  整个夏季都沐浴着阳光

  夜晚也有蛙鸣伴唱

  就算偶尔暴雨和狂风

  青涩的心也活在天堂

  直到一觉醒来

  看见农人挥舞起蹭亮的镰刀

  才明白梦想止于金黄


  总有一颗大心脏

  话别远离故土的乡愁

  忘记骨肉分离的忧伤

  烈日下的炙烤

  也剥不掉外冷内热的伪装

  沧海一粟般卑微

  依然不能阻止那颗洁白的心

  满怀梦想


  命运总是无常

  一口锅,几碗水

  就是可怜的最后陪葬

  外面的世界还有很多没看

  只能把满腹的心事

  藏进逐渐柔软的身躯

  让遗憾随着香气

  在人们的贪欲中流淌


  在那个不知名的时辰

  历经一场轮回

  迎来一场新生

  称量过生命的厚重

  方才读懂大地万物

  源于死亡


  03 茶缘


  相识于一场意外的邂逅

  因为那杯水

  水中婀娜的身姿飘舞

  舞动岁月的空灵

  随着茶盖轻轻落下

  浮躁的心慢慢静止

  如同关闭整个世界

  只有一颗超脱的灵魂

  在不朽的思绪中

  用时空抚平满身伤痕


  生活就像生命演绎的航程

  白昼成水手

  夜晚如诗人

  相伴苍穹下的蓝天白云

  远方的礁石和狂浪

  遮不住彼岸的春花秋景

  揭开茶盖是一个约定

  沉淀的是情怀

  品味感今生


  再来一杯清茶

  倾听纤夫用号子拉动命运

  走过赤壁,火烧百万曹军

  渡过淝水,断流之鞭难觅踪影

  唯有那间残破的茅屋

  在山脚下拼命抗争

  夜色中,屋里缺腿方桌上的残茶

  等待那位说书人


  还是这个时辰

  当月亮秀着白色的丝裙

  幽怨的看着砍树汉子

  或许,这难眠的夜

  无心品茗


  04 钱殇


  用一张薄薄的纸片

  丈量整个历史的厚度

  贝壳如同骄傲的公主

  难懂青铜的思念

  唯有白银和黄金

  穿越沧海桑田

  相约五千年


  看惯世间的恩恩怨怨

  多少贪婪的人们

  总想用不洁的双手

  亵渎那原本清纯的脸

  在不同的口袋里流浪

  到处都是驿站

  不分高贵和低贱

  如同这苍冥的主宰

  随意月缺月圆

  翻手王朝变幻


  也许前世是朵天山雪莲

  否则这世间,从乞丐到帝王

  总是日日夜夜的痴恋

  就连人生也可价值估算

  叹命运,恨苍天

  就连梦中都意淫那媚眼

  无人在乎

  那绿水青山

  那东篱田园


  倦怠的身躯慢慢入梦

  梦见来生成为一股风

  吹动那薄薄的纸片

  远离,这人世间


  05 母亲节的一滴雨


  我是一滴雨

  经过乌云十个月的孕育

  在苍穹阵痛的时候

  我就睁开了眼

  朦胧中一切都是新的

  那万物,都带着喜意

  与闪电和狂风挥挥手

  我毅然离去


  我是一滴雨

  就爱藏在云里

  偷看尘世另一个自己

  快乐时光总是很短

  干裂的田,干枯的河

  还有干渴的嘴唇

  撕碎我脆弱的躯体

  没有想到

  这离家的结局


  我是一滴雨

  孤独的躲在地底

  那潮起潮落,青山花开

  都是满身伤口的记忆

  直到某一天,夕阳

  刺穿荆棘和快要腐朽的秋叶

  我才发现,那白云飘飘

  苍老得快要散去


  我是一滴雨

  渴望一个最热的夏季

  就当作轮回吧

  至少可以随着风

  回天上,看看你


  06 路灯


  夕阳,用缝补远山的最后一根线

  拉亮路口的灯

  已经孤独的等待一天,瞬间

  撕开黑夜的冷漠

  今夜,路口有灯


  路灯很精神

  一直盯着前方

  昨夜穿花裙的姑娘

  还有腼腆的少年郎

  来自两个方向

  走向两个方向

  背影在灯光下拉得很长,很长


  一则早间新闻

  惊醒刚刚熟睡的路灯

  路边,那株野花凋零

  据说是半夜的采花人

  家中,碎了花瓶


  一场小雨,路边无人

  冲出地面的几簇花蕾

  就像哭泣少女那件花裙

  今夜,路口有灯


  07 男人的衣裳

  ——谨以此诗向全国公安英模蔡松松及所有公安英烈致敬


  暮色,压低了夕阳

  一个女人,简陋的厨房

  余晖顽皮的躲过快散架的窗几

  把笑容刻在女子脸上

  一对双胞胎女儿嬉戏时偷闻着饭香

  四双碗筷站好队列,默默等待

  穿着警服的主角登场


  突兀,手机铃响

  同事说她的男人倒在水库里

  她不相信,男人就是名交警

  难道是去水库寻找天堂

  一把扯下腰上的围裙

  矫健地冲向医院

  让五月的风陷入力量地迷茫


  医院,病床

  疯狂的女人,不停拍打男人胸膛

  声嘶力竭的呼喊

  似想把欠下的唠叨塞满男人的心脏

  半小时如同一个世纪

  敲打声中,男人始终如同熟睡

  唯有那湿透的警服

  把五月的夜,冻得冰凉


  当晚,小雨遮住灯光的昏黄

  朦胧中那座水库就在远方

  她听说,自己男人用肩膀

  撑起两个小孩生的希望

  他就喜欢这样

  不是第一次

  却是最后一次

  与死神对赌

  谁能最终回到故乡


  昨天的战友在鸣枪

  几万名群众如松柏自动排成两行

  懵懂的双胞胎女儿,跟在灵车后

  脆生生的喊着:爸爸,爸爸

  我们等你回来

  那稚嫩的声音刺破苍穹

  让路边的不知名野花

  也挺直了身躯,沐浴朝阳


  又是一个雨夜

  她执着的摆上四双碗筷

  却早早的进入了梦乡

  那里,有件缀上警徽的

  男人衣裳

    作者简介:蒋晓洪,男,45岁,巴中平昌人,研究生毕业,多年从事文字工作。笔名上山修道,偶有作品发表。现为四川省成都市公安局郫都分局政工监督室副主任。



责任编辑:胡雪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中国警察网络电视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