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四川公安  >  警营文化 > 正文

“2017四川警察故事”优秀征文选载

那山那水那警察

2017年12月25日 13:45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刘行勇   



  那一天,摄魄惊心……

  刑侦、技侦支队长一脸严肃、一前一后蹩进办公室。我心想,准没啥好事。“枪响了。”我心里又是一惊。

  响起正义的枪声不用怕,我担心案犯的枪打响,谁也不想发生恶性案件。前几天,布拖县地洛乡派出所开展查缉时偶遇了一名网上逃犯,实施抓捕时却被逃犯甩爆手榴弹趁机逃脱,民警、辅警、现场群众受伤不算严重,县局正在组织追捕,州局刑侦、技侦部门已派员支援。莫非,还是这个案子?看着两位支队长,我估摸着猜想。

  果真如此。布拖县局循线追踪到与金阳县交界处的四棵乡,发现了逃犯在山上的可能藏身地,遂组织三十余警力沿着山坡搜寻,逃犯躲在山崖暗处冷枪伏击,三名民警被击中,其中一位民警伤势严重。

  不用多说,警情重大,人命关天,案犯仍没抓到。刑侦、技侦支队长紧急组织技术量,半小时内出发前往现场;我,赶紧向领导汇报,偕同指挥中心主任一小时内出发。

  警犬、无人机、金属防弹盾牌,特警、消防、武警、医护人员,紧急驰援布拖,驰援布拖县四棵乡!

  那片山,触动情怀……

  一路上,手机几乎打爆,没打爆也是因为沿途信号不好。好在指挥中心主任有办法,移动、联通、电信、卫星、350兆轮番上阵。

  案发地四棵乡也没有什么手机信号。大小凉山的这些乡,政府驻地一般就三样建筑,乡党委乡政府、学校、乡卫生院。没有公安派出所。布拖县局民警不足百人,遇到重大案件,经常是“麻子打呵欠”——民警总动员。要拨打手机的话,出乡政府到外面的山坡上,“移动手机移动着打”,同时还要注意调整手机接收信号的方向。

  枪击案发地就在四棵乡政府旁边的山崖上,直线距离约二百米,但从乡政府的公路边走到现场需要一个多小时。受伤民警只能就地抢救,尤其中枪严重的贾巴伍各,出血量大,更不适宜作较大的挪动。

  州领导指示全州最好的医护力量火速赶赴现场。他们比我晚出发约一个多小时,虽然我交待了沿途交警保障,虽然他们一路狂奔,都无济于事。西昌到布拖车程两个多小时,布拖县城距离四棵乡84公里,县城派出的医护人员也在路上。受伤的战友,全靠四棵乡卫生院就地支撑。

  我到达四棵乡时,已经下午五点过,天晚将至,一路上心急如焚!

  从布拖县城去四棵乡须先经过地洛乡,全程都要翻山越岭。84公里车程,竟然走了五六个小时。路,是人走出来的,也是山坡上牛羊踩出来的,更是挖掘机在山坡上简单粗暴地掏出来的。也许这根本不算是路,因为一旦下雨,再好的越野车也只能望路兴叹。

  想起李琼的《山路十八弯》,她饱含深情地歌颂大山。而我们只有埋怨。眼前的这片山,道路难行,悬崖村多处可见;风景虽美,野性难驯,鲜有游人;国家“天目”卫星发现深山里面集中连片种植罂粟是这里,这次的恶性枪击案发也是这里……

  前方信息,受伤严重的贾巴伍各快不行了,生命垂危。我们更加着急,只有催促卫生队,同时加快步伐,越野车怒吼着艰难地往前冲。

  前方有一处会车断道。随车民警赶紧下去疏导交通,看见刑侦、技侦支队长正在疏导交通,他们堵在这里,县医院的医护人员也堵在这里,我们由此汇合。除了贾巴伍各,另外两位受伤民警也到了堵车点,四颗乡卫生院准备在此将他们移交给县医院。

  我去看望受伤的战友,他们两位十分平静,恬淡、沮丧的面容,令人心痛。手臂受伤的那位民警慢慢地叙说事情经过,颈背部中枪的民警躺在担架上,手压着吊针,配合医护转移,一言不发。

  救护车旁边的沟里,扔下几根制作简易担架的棍棒,上面串着警服、警裤的袖腿,带着斑斑血迹。一位民警把警号、警衔扯下,打算把衣服丢掉。我叫他拾起来带走,回去交给政工部门,别轻易扔掉。

  作别受伤的战友继续前行,山路蜿蜒崎岖,爬坡上坎,在一处大弯处,看到下来一辆车,双方很默契地都停了下来。那车上几个民警告诉我们:“送兄弟回家”。我看了看,后座的两个民警小心地抱着被裹,不用问,被子里裹着的是牺牲的战友!34岁的贾巴伍各,就这样长眠于这片大山。

  我们又前行了半个多小时,回头望望,护送贾巴伍各下山的车还在对面山腰的路上行进,平缓而又蒙太奇,画面定格在夕阳之中,山水无言,风动树摇,那么平静、恬淡。

  一句“送兄弟回家”,令人鼻头发酸。我们一时无语,眼中噙着泪继续前行。

  那条水,撩动忧愁……

  “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我们急速到达四棵乡的时候,案发现场已经不具备强攻速战速决的条件。警犬、狙击手就地休息待命,消防、救护车等大型装备山下待命,我们研究部署扩大包围圈,一层又一层,核心、小圈、大圈、远圈……

  夜间,暴雨如注。

  等雨停,焦急地等雨停。

  战友们有的席地而卧,鼾声大作。长夜漫漫,州领导以及我,无心睡眠。

  清晨六时,雨停。逃犯到案。

  中午时分,我们驱车下山。在雨后的泥泞中小心翼翼地玩着漂移,溜溜索索地下山。

  山谷清溪水黄,山涧飞瀑如练,空气格外地清新。

  山水汇集西溪,西溪汇集金沙江,冲出这蛮荒大山,从宜宾城汇入长江,滔滔东流入海。

  逐水而居是人类的本性,不断改善生活居住条件,人类文明随之发展进步。而在水源之处,往往山高水长路险,历来多是治外飞地。基层基础工作之简陋、之薄弱,民风淳朴与剽悍、贫困与落后,深度之深、难中之难,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民警贾巴伍各牺牲后,在四棵乡、地洛乡,西溪河对岸金阳县的青松乡、对坪镇,掀起运动式整顿整治,收缴枪支数百,问责干部若干。

  那些警,飞越山鹰……

  贾巴伍各牺牲前,由派出所长晋职政工监督室主任、县局党委委员,有一个美好前程,却在34岁戛然而止,留下一个汉族妻子、曾经的同学,还有两个年幼的儿女。

  他牺牲的前夜,在围捕逃犯的山上露宿,为了御寒生起一堆火。望着熊熊火堆,他似乎在冥冥之中有一种不祥之感,用手机拍了那堆火,写了几句,发了朋友圈,显得多愁善感。

  “此身无悔披战甲,来世还要当警察。”

  受枪伤的另外两位,一个是交警大队长,一个是刑侦民警。话不多,平静、恬淡,敢打、能拼,不服输。

  五彩凉山的大地上,民警感受最多的不是良辰美景,是吸贩毒,是外流犯罪,是血与火的淬炼。

  我从布拖县城去殡仪馆参加贾巴伍各烈士的追悼会,沿途数公里站满了送别的群众,父老乡亲、学校师生、机关干部,手拿着鲜花,高举着横幅,平静又平静,在殡仪馆外面,有几个民警在泣不成声。

  流芳未及歇,遗挂犹在壁。

  在大凉山那样的山水人文之中,警察如山,任凭电闪雷鸣,岿然兀立,寂寂欢舞。他们也像一种大鸟,却超越了凉山人惯常崇拜的山鹰,翱翔于云天之际。(作者系凉山州公安局副局长)

责任编辑:胡雪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中国警察网络电视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