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四川公安  >  警营文化 > 正文

“2017四川警察故事”优秀征文选载

解锁

2017年12月27日 10:29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侯建萍   

  (一)

  叮铃铃……叮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让接警员的心也跟着悬了起来……

  2016年9月3日早上8点40许,一名女性报警人向成都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报警称:本市武侯区川藏路太平园家俱城门口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3分钟后,交警一分局的事故民警便赶到了现场。事故现场并不复杂,从碰撞留下的碎片分布和路面轮胎擦痕判断,是对向车道的两车相撞,并殃及了另一辆轿车。责任无疑是开到对向车道的一辆白色雷克萨斯轿车引发,此时这辆轿车的保险杠已经飞到了十几米外,在这辆车不远处的地上横躺着一名年轻男子,一动不动,手里却牢牢抓住一部手机,不肯松手……

  车祸现场,脸上长着一脸络腮胡的老交警绕开围观的路人,快步走近地上的男子,俯身问道:“小伙子,听得到吗?是你报的事故吗?”

  年轻男子还未开口,老交警就发现这事故有些不对劲。地上的男子虽然奄奄一息,鼻青脸肿,但屁股下面渗出的一片血迹,显然不像是交通事故造成的。因为车辆是正面碰撞,屁股怎么会受伤?屁股受了伤怎么开车?假如不是他开车,那谁又是驾驶员呢?造成这起车祸的人呢,逃了?

  正当这位老交警狐疑猜测之间,气息微弱的男子开口了:“我……我被人绑架了!”

  “喔”,老交警心中一机灵正想再问,又一辆警车疾驰而来,原来是武侯分局的110巡警赶到了。男子确实报了警,但报的不是交通事故而是绑架。当巡警询问躺在地上的男子是“谁绑的”时,这男子才勉强睁开一条缝,有气无力地吐出几个字,“我是‘逗逗眼’,他……他们跑了!”

  此刻,被撞车辆的女驾驶员来到了老交警跟前,显然刚才被撞的那一幕阴影还未散去……只见她脸色苍白、惊魂未定、上牙磕下牙地喏喏说道,“自己驾车正常行驶到太平园家俱城门口时,对向车道一辆白色的雷克萨斯轿车突然向自己的车头疾驰而来,一声巨响两车猛然相撞。白色的雷克萨斯轿车又被撞回到了自己的车道,竟然在公路上转了一圈后方才停了下来。差不多一分钟,那有些变形的车门被车上的人猛然推开,从驾驶座上冲出一名高大健壮的青年男子,三步一跳就迅速钻进了后面开过来的一辆黑色轿车,车门还未关上,车辆就绝尘而去。过了一会儿,我又看见从雷克萨斯轿车后排爬出来一名年轻男子,艰难地挪到路沿上,拿着手机说了几句话就躺倒在地上了。”此刻,女驾驶员喘口气继续对老交警说道,“我当时就吓得要死,看到这虐心的一幕,便语无伦次地报了警。”

  在仔细问过和记录了被撞车辆的女驾驶员现场车祸情况后,老交警和110民警就将地上的年轻男子扶上警车,老交警让110民警驾车带“逗逗眼”先行离开,自己则留在现场继续勘查。

  (二)

  十二点了,开饭时间到了,值班民警梁一刚从小食堂打了饭出来,就见一辆警车开进了院子。从车上下来的两名警察梁一并不认识,正当他端着饭盒发愣的时候,来的警察又从车后座搀扶出一位年轻男子。看见男子的伤痕和身上黑褐色的血迹时,梁一下意识地摸了摸配枪,心头暗想,刚才还庆幸没“活儿”,闲得慌。谁知这话出口没过两分钟,事情就来了,而且是大事!

  来人正是太平园家俱城车祸现场处警的110巡警。9月3日上午,就是他们从现场将这名受伤的男子带到附近的簇锦派出所,问明情况后根据管辖要求将其移送到锦江区公安分局牛市口派出所,来的民警和梁一作了移交就离开了。看着“逗逗眼”满身的伤和趴在长条椅上那痛苦的表情,梁一立即拨打了附近的452医院值班电话。刚放下电话,就听到一声急急的刹车声,一辆卡宴轿车死死堵在了派出所的大门口,表现出明显的不友好。一个带着粗大的金链子的矮壮中年男人从车上钻出来直奔派出所值班室,看见椅子上半躺着的“逗逗眼”,脸色瞬间变得阴沉难看,轻微颤抖的手似乎要把掌中的手机捏碎。

  “老汉儿!”看见矮壮男人进来,“逗逗眼”轻声唤道。

  “你们想让他死在这里吗?”矮壮男人并没有理会椅子上的儿子,肉球一般滚圆的脑袋一晃,不聚光的眼睛一瞪,朝着梁一吼叫,但声音明显的低沉,显然他是强压着火气。梁一心想,这两爷子有一拼,除了横还是横,否则他的儿子也不会遭人绑架。不过梁一正了正警帽,声音不高不低、不愠不火地对矮壮男人说已经联系了医院,救护车在路上了。话音刚落,452医院的救护车就到了,矮壮男子见状立刻像变色龙似地对梁一挤出了一丝笑容且尴尬地点了点头,匆匆出了值班室,挪开了堵住派出所大门的卡宴车。在救护车拉着受伤男子离去后,卡宴车也跟随而去。

  当天下午快六点时,梁一和另一名侦查员张文杰在这所医院见到了受伤的“逗逗眼”和他的父亲。经过医生救治的那“逗逗眼”看上去有了些精神,趴在病床上输液的他向两位警官慢慢讲述了自己刚刚过去十几小时的遭遇。按“逗逗眼”的话说,那真是生不如死啊。

  话说这“逗逗眼”,大名杜传玺,小号宝宝,27岁,成都本地人。特点之一吃喝玩乐,之二仍然是吃喝玩乐,因为老子有钱靠着。2016年9月2日晚,他邀约朋友刘希希到一家酒馆喝酒喝到了次日凌晨4时左右。之后,醉醺醺的两人开车来到一环路东五段市中心的天紫界大厦50楼找朋友玩牌。电梯停后,门一打开,轿厢内早已站立不稳的杜传玺一口秽物喷到电梯口的地板上,而两人竟不问不管,毫无羞耻地去敲朋友的门……

  尽管两人连敲了十几下,但朋友的门始终未开。“逗逗眼”和李希希气的直冒火,再加上酒精的作用,便一屁股坐到地上喘粗气儿。正当他们摇摇欲睡流着哈喇子的时候,电梯门又开了,轿厢里是两男一女,前面的女子一跨出电梯,红色的高跟鞋就踩进了“逗逗眼”吐出的一摊污物里。随着女子一声刺耳的惊叫,身后两名男子注意到了这摊污秽之物,惦着脚猛地跳了出来,三人顷刻间暴跳如雷,老子孙子儿子挨个儿一阵乱骂。歪倒在地上喘粗气儿的“逗逗眼”本身不痛快,听到阵阵声嘶力竭的嚎叫,早已是酒气化作戾气,带着满嘴酒气挣扎着站了起来。

  与此同时,两男一女也看到了他们二人,五人厮打在了一起。他们二人虽然酒醉,但长得粗壮夯实,两男一女居然被打败了。那女的眼见自己吃亏忽地逃走了。“逗逗眼”看到对方退却,气势大涨,连声喝道,“看老子不弄死你这些狗日的,就不是老子!”不过他这话音还没落地儿,就被人一脚重重地踹倒在地。等他回头看时,楼道里突然间来了两名大汉子,正凶神恶煞地看着自己。旁边的刘希希眼看优势变成劣势,就飞快地冲进楼梯间逃了……留下的“逗逗眼”看对方人多,也只能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耷拉着脑袋被人拽着衣领像拖死狗一样,弄进了走廊尽头的一间屋子。

  被拖进屋子的“逗逗眼”依然强硬,但对方没有搭理他,其中一人甚至咧着大龅牙向他笑了笑。另一人拿出手机走到了窗前,“逗逗眼”隐约听到“在门口被人欺负了……你们好久到?”大约过了个把小时,房门开了。“逗逗眼”看到两男子进了屋,看守他的年轻人立刻像哈巴狗似地站了起来,向他们诉苦。这时一高个男子虎着脸,走向另一房间拿出了一根钢管,又拿了一根棒球棍给同来的人。“逗逗眼”刚要开口说话,钢管和棒球棍就像雨点落在他身上,他虽然被打得蜷缩成一团,但却没哼哼一声。打了约半小时,其中一人开口了,“给老子跪着”。看到“逗逗眼”既不跪也不吭声,那男子恼羞成怒,用一尺来长的刀扎进了他的屁股,血忽地涌了出来,滴到了地板上。出人意料的是,他只哼哼了一声,还是没跪,更没有求饶。

  后面来的高个男子对“逗逗眼”的硬气似乎有点佩服,说了进门后的第一句话:“你不讲公德还打我的人,咋个解决?”

  久在外面吃“混糖锅盔”的“逗逗眼”颇会察言观色,开口来了句:“哥老倌,你们打也打了,气也出了,还要我咋个嘛?”高个男子翻着他的手包,看着里面的两千块钱和车钥匙说,“这事没那么简单,你还得蚀把米才脱得了身哦。否则……”

  “逗逗眼”虽然酒醉加上失血,脑子已经蒙圈,但他还是强打力气喏喏道:“哥老倌,我们都是外面跑的朋友,迟早都会碰到。我在南门一带做建材生意,以后一块做怎么样?先送我去医院,钱的事好说。”高个男子一听有搞头,又看到他腿上的血已经染红了地板,万一他死了弄出条命案,就不划算了。所以高个男子和同伴决定先送他去医院,于是二人挟持着“逗逗眼”下了楼,并打开了“逗逗眼”的白色雷克萨斯轿车,将他甩进后排,那高个男子则坐到了驾驶座亲自开车;另一同伙也开辆车紧跟在后面。直到位于武侯区的双楠医院后,这才让医生给“逗逗眼”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就驾车离开了。当两辆车一前一后行驶到川藏路太平园家俱城门口时,高个男子驾驶的白色雷克萨斯突然发生了车祸。从医院出来就昏睡过去的“逗逗眼”是被剧烈的撞击给震醒的,那高个男子已经跳上另一辆车逃走。他挣扎着拿起自己被没收后放在车上的手机报了警,还未给父亲打完电话就又晕睡过去,直到交警赶来。

  (三)

  当梁一和同事给“逗逗眼”做完笔录从病房刚一出来,就看见“逗逗眼”的父亲已经等在医院门口了。这个矮壮的男人伸出厚实的手掌,和两位民警握了手,实则是和民警拉了拉手。一脸讨好且歉意地对梁一说:“不好意思,我家宝宝的事让警官忙累了,早上不应该堵你们的门,主要是看到宝宝浑身是伤,脸肿得都快认不出他了。所以情急之下没有控制自己……”

  “我们理解当父母的心情。”梁一平和地说道。

  “我家宝宝再不对,也不该把他打成哪个样子?从凌晨4点开始打,8点多又出车祸,哪个受得了?你们一定要帮我出这口恶气,他们不得好死!”矮壮男人依旧气愤填膺。

  “你转告你儿子好好养伤,这个案子我们会加紧办理。你放心,不管哪个犯法都要依法处理,给受害人一个说法。”梁一一字一句,声音平和有力。

  “谢谢两位警官了。”矮壮男人的声音缓和了不少。

  “没什么,这本来就是我们的工作。”梁一仍然一字一句,但声音铿锵有力。

  “警官,给你们添麻烦了。不过你们要是解决不了,我们就自己解决了。”矮壮男人随手从皮包里拿出一叠钱想塞给梁一,但梁一义正辞严地拒绝了他的好意。

  梁一和同事回到派出所,立即向关所长报告案件经过。所支部研究决定,由梁一和张文杰侦办该案。

  梁一认为,嫌疑人出车祸现场逃走后,肯定知道受害人要去报警,他们自然不会再去天紫界大厦了。不管怎样,不见现场不说话,自己先去案发地看了再说。于是,两人来到了天紫界大厦,没有直接去“逗逗眼”被关的房间,而是去了物业办公室,调出了前一天晚上的监控。果然,监控清晰地再现了“逗逗眼”二人与对方发生口角和大打出手的画面。对方的衣着打扮,体貌特征也和“逗逗眼”说的十分吻合。

  因为事发时是凌晨四点,同一楼层的人们都在沉睡当中,梁一他们的走访没有得到任何结果。而物业也只知道事发的房间是出租屋,平时进出的都是些年轻人,但究竟在干什么不清楚。

  梁一忽然想到“逗逗眼”讲过,打他的人是四点多钟从其他地方赶到的,那么来人肯定是开了车的。而且他们送“逗逗眼”去医院时,白色雷克萨斯后面还跟着一辆黑色轿车。想到这里,梁一又让物业调出了楼下的监控,发现案发时确有车辆驶入。可惜只有车的轮廓和灯光,车牌号看不清,线索到这里突然断了。

  怎么办?敲门吗?从“逗逗眼”的讲述来看,这些人绝不是一般的小混混。房内无人倒是好说,万一有人势必打草惊蛇。梁一和搭档撤了回来,将侦查情况向所长和中队长作了汇报。他们用老办法“蹲守”的方式守株待兔,梁一和张文杰,所长关澎和刑警中队长何君四人轮流倒班,二十四小时严密监控案发房间。尽管大家五天“轮流坐庄”,但终归未发现嫌疑人,不过却钓到一个重要情况——案发的房间可能是个毒品窝点。因为监控期间,不断有新面孔且都是年轻人进出该房间,进出时间也非常有规律,从长相特征分析这些人很可能是零包贩毒的。

  绑架、涉毒、团伙……案件的复杂性陡然上升。牛市口派出所立即向分局汇报了此案,同时召开案情分析会,把几天的监控录像反复研判,忽然间梁一发现一个细节:最初“逗逗眼”二人和两男一女打起来的时候,那个踩到呕吐物的女的却从监控中消失了。她去哪里了呢?按照常理,一旦发生打架一定会有人报警,这名女子看到自己人不占上风,是不是去报警了呢?想到这里,梁一立即找到9月2日晚的值班巡警,值班巡警说,凌晨四点,接到指挥中心指令,称有人在天紫界大厦50楼打架。他们立即出警,然而到了天紫界楼下再与报警人联系时,报警女子称已经自行解决,无须他们过问了。当时他们还挺奇怪,报了警却又说不用警察到场,就又通过电话和报警女子进行了再次确认。于是这段通话录音留下了痕迹。

  拿着报警录音和巡警自己的录音,梁一如获至宝。他边听录音边对照监控视频内容,最终确定了就是天紫界大厦50楼电梯口那个打斗的现场画面与此案有关。梁一的心瞬间被激活了,恰似一种“峰回路转,柳暗花明”的感觉:断了的线索连上了。梁一忽然感到自己的运气不错,他在心里默默感谢老天爷帮了自己,不过老天爷对他说,只能帮他到这里。后面的事靠他自己……

  喔,那就从报警女子的电话号码和案发房间的租客身上来调查吧。

  (四)

  “9·3”案情重大,分局刑大岂敢马虎半点,立即主导侦破。就在刑大和牛市口派出所两家侦查员兵合一处,加紧侦办的时候;另一案件的办案民警也向分局领导报告了一个重要案点。

  2016年7月4日午夜0时45分许,正在锦江区三槐树路10号龙之奇缘空间网吧“激战正酣”的胡涛,突然感到一把匕首抵住了他的脖子。他扭头一看,背后站着三名黑脸膛的男子。拿匕首的男子不动声色地说了声跟我走,另外两名男子不由分说,架住胡涛就往外走。匕首之下,胡涛没敢吱声,只是不情愿地挣扎了几下。就在四人驾车离去后,早已发现端倪的网吧老板立即拨打了110。

  就在巡警赶到事发网吧,调看现场监控时,胡涛已经被带到了成华区西林一街一处出租房内,此时的他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劫持,对方想干什么?只是觉得绑走自己的三人中有一人颇为眼熟,他只能在脑中转圈圈寻找答案……

  “老子说了,还会找你的,现在就没那么便宜了!”

  这位“熟人”话音一落地,胡涛瞬间想起了对方是谁。

  原来一星期前,胡涛因急事要前往内江,为了节省俩银子就找了辆黑车,可惜到内江后要找的人不在就又顺便坐车返回了成都。不料因车钱和司机发生争执。哪晓得在外面赖账惯了的胡涛往车上扔了两百大钞就一股脑地钻进了网吧。看着胡涛长得皮糙肉厚,自己长的像根“豇豆”,真要干起仗来恐怕吃亏的是自己。黑车司机只得强吞恶气,咬牙切齿地骂了几句便驾车离去。这世界往往很奇怪,胡涛哪知黑车司机也不是盏省油的灯,自己惹的祸只能自己扛。

  话说黑车司机李俊那天吃了哑巴亏后,回到租住房就把自己的委屈一股脑儿给兄弟伙讲了,所以就有了刚才的一幕。再说胡涛被李俊等人带到自己的租住房里,先是一阵暴打,随后被要挟打电话给其兄长胡代阳。电话接通后,李俊要胡代阳立即拿三千元钱来赎胡涛,否则就割下他的一只耳朵喂狗吃,胡代阳情急之下如数向他们转了这笔钱。当日下午18点,收钱后的李俊放了胡涛。胡涛本不想报警,但左思右想后,忐忑不安的他还是于当夜22点左右报了警。

  此案犯罪嫌疑人持凶器在网吧公然将人带走,社会影响极坏。书院街派出所接警后迅速向分局汇报,分局指令分局刑警大队三中队和书院街刑警中队协同作战,集中精干警力全力侦破此案。根据胡涛提供的线索和侦查掌握的情况,专案组民警于8月14日下午15点半将犯罪嫌疑人黑车司机李俊抓获。

  李俊到案后,很快承认了自己伙同他人从网吧带走胡涛并向胡代阳索要三千元钱的事实,案件顺利告破。然而,就在侦查员给胡涛制作辨认笔录的时候,胡涛在指认李俊照片的同时冷不丁冒了一句,“我当时还看到了枪,他们有枪!”这话经胡涛的口说出就像广场的人群踩到了一个地雷,让在场所有的侦查员都大吃一惊:因为抓捕李俊的现场并未发现任何枪支,李俊本人也没有任何关于枪的供述。

  案子破了,却漏了枪?得了!侦查员面面相觑。在场的刑警大队副大队长陈兵向胡涛再次问道:

  “你确定看到枪了,有几把?”

  “只看到一把。”

  “报案时你怎么不说?”

  “枪没在带走我的人手里。”

  “那你怎么说有枪?在哪里看到的?”

  看到民警神情严肃凝重,胡涛的脸早已吓得有些煞白,他缩着脖子心惊胆战地给侦查员详细讲诉了事情的经过:那天,他被李俊带到租住房。这是一套三的房子,是李俊和朋友合租的,就在李俊等人对他拳脚相加的时候,被打倒在地的胡涛透过李俊住的房门看到另一间屋内有三个人在交谈,其中一人正往一把银色的手枪里装弹夹。

  “你没有看错吧?是不是玩具枪?必须实话实说,要负责任的!”陈兵再次很严肃地厉声问道。

  “是‘沙漠之鹰’,在游戏里我最喜欢用这个枪,我不会认错。”胡涛拍着胸脯振振有词。

  听闻此言,侦查员都皱起了眉头。不过,大家一致认为胡涛没必要说假话。当然,有枪这一新的情况,就必须再次提审李俊,询问7月4日出现在出租(住)房的携枪男子究竟是谁。

  事不迟疑,陈兵和侦查员立即提审李俊。心有忌惮的李俊此刻却沉默不语,堪比哑巴。陈兵心想,你不交代。我也要“掏出你的心看看究竟是白还是黑”。于是,陈兵从衣袋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支点上直接递到李俊的手里,李俊急不可耐地猛吸一口,那样子就像捞着了一根救命稻草。陈兵心想这不打自招的“瘾君子”熬不过今夜的。果真如此,在侦查员的攻心之下最终交待了哪两人名叫张德伟和魏茂军,当时他们在和买枪的人谈价格!

  (五)

  “张德伟、魏茂军”,分局王海副局长翻看着“7·4”案件涉枪线索报告,嘴里默念着这俩人的名字,感觉似曾在哪里听到过。忽然,他“喔”了一声,随即翻开笔记本,就在牛市口派出所侦办的“9·3”案件摸排情况汇总中,这俩人的名字赫然在列。原来,两人都是同“逗逗眼”互殴的那个不明女子来往密切的关系人。

  王海副局长立即将刑大、牛市口和书院街派出所的侦查员召集起来,对“9·3”案件和“7·4”案件梳理了一遍。并按照“逗逗眼”对嫌疑人的描绘和李俊的供述后,大家认为在李俊出租房卖枪的张、魏二人,有可能参与了天紫界9月3日凌晨的斗殴,如果没参与至少应该知情。王海副局长要求刑大侦查员立即拿张、魏的照片给“逗逗眼”辨认。

  “就是这两个龟儿子打的我,这个就是撞了老子车的高个子!”“逗逗眼”,他手指点着面前的张德伟照片骂道。侦查员们几乎同时“喔”了一声,表明希望之光就在眼前。王海副局长果断要求两案并案侦查,将嫌疑人一网打尽。案侦分析会一结束,刑大由中队长斯建春带领专案组民警徐杰、梁一、张文杰等人分头对张德伟、魏茂军进行外围调查。

  专案组的十天调查,摸清了张、魏的基本情况和关联人员。说起张德伟和魏茂军,两人在本市老南门一带算是“小有名气”。以两人为首,存在着一支讨债要账、看场子、说事儿的“地下出警队”。其中张德伟是“带头大哥”,魏茂军是他的得力助手。这伙人替人收账,不但要收债主的“定金”、“劳务费”、还要索取欠债人的“出场费”;要到了钱,债主还要给他们返息加利。而“地下出警队”常常是两边通吃,不过在有些人看来这个“地下出警队”虽然黑心,但能弄回失去的钱财,这就有了“存在的价值”。当然这是社会问题,难道不是吗?好多事情似花非花似雾非雾游离在法律的真空之间。

  除了地下出警队的“业务”之外,张德伟、魏茂军二人还涉嫌非法买卖枪支、贩卖毒品。且有两处经常活动的地方:一处在本市少陵路附近一小区,另一处就是天紫界大厦拘禁“逗逗眼”的房子。张德伟、魏茂军和卢旭三人合住在少陵路,其中卢旭还是2013年刑满释放人员。天紫界大厦的房间,则由张德伟的小马仔黄龙发等人居住,并作为向外零包批发毒品的窝点。据原物管说,因一次给通道挪车,他们曾去过张、魏在少陵路的房间,里面乌烟瘴气,年轻男女混杂其中。现在看来这些信息都在指向这是一个结构松散、内部没有明确组织层级的涉枪、涉毒团伙。

  “9·3”案发时,正值杭州G20峰会,又恰逢中秋国庆时间节点,办案民警深感“压力山大”。十天过去了,虽已弄清了案件基本情况,但最让人担心的是还有枪支尚未在控,一旦持枪人铤而走险就好比“8级”地震。经过慎重分析和权衡,分局党委决定果断收网。鉴于嫌疑人反侦查能力强,嗅觉灵敏,且枪不离身的特点,分局请求上级公安机关特警和侦查员一起行动,彻底端掉这个犯罪团伙。

  经过仔细踩点和反复核实,2016年9月15日晚,参战民警对少陵路和天紫界大厦嫌疑人的窝点同时采取抓捕行动。晚10点钟,在少陵路现场,侦查员们正打算强行进入房间抓捕嫌疑人。这时老天睁开了眼,屋内的人忽然打开了房门,正当此人的右脚跨出门槛的一刹那,一名手持长枪的特警一个箭步冲了进去,梁一等侦查员紧随其后。巧的是屋内各房间的门都开着,慑于长枪的威力,也看到形势不利,屋内张德伟、卢旭等6人基本没有反抗就被特警队员和梁一等刑警一一拿下,只可惜魏茂军漏网了。梁一他们这次最大的意外惊喜就是抓住了向黄龙发出售毒品的外地人丁真尼玛,刚好他正在屋内与张德伟大打价格战,被当场控制。

  经过清点,共缴获手枪11支(成品枪支5支,未完成组装枪支6支),未完成组装的56式步枪一支,各类成品子弹300余发,弹壳、底火、弹头若干,各种制枪工具若干,疑似冰毒998克、疑似海洛因约1000克。与此同一时间展开行动的另一组在天紫界大厦将嫌疑人黄龙发、李娟等7人抓获,现场缴获疑似冰毒的白色结晶体约200克。

  两处窝点的嫌疑人员被一网打尽后,张德伟、黄龙发等人倒是很痛快地承认了9月2日夜间在天紫界大厦拘禁、殴打“逗逗眼”的事实。“逗逗眼”屁股上挨得那一刀正是黄龙发捅的,而与黄龙发一同被抓捕的李娟,正是那深夜报警的神秘女子。

  (六)

  重要人物悉数落网,唯独缺了一个魏茂军。作为张德伟的“亲密助手”,两人几乎形影不离。而15日夜的抓捕却没有魏茂军,人说蹊跷不蹊跷。

  梁一他们提审了张德伟后才得知,穿一条裤子都嫌肥的黑仔张德伟和魏茂军居然闹翻了。原来张德伟怀疑魏茂军“黑了”自己一杆枪,而魏茂军则死也不承认,天性脾气古怪暴躁的张德伟一怒之下,竟心狠手辣地用棒球棍打断了魏茂军的小腿,并把他关进了黑屋。魏茂军深知张德伟鬼狐般的禀性,并没有服软讨饶,而是拿出匕首,当着张德伟的面扎了自己大腿一刀,表明心迹。张德伟就吃这一套,于是放走了魏茂军。至于已经瘸了的魏茂军现在何处,张德伟确实不知情。

  其实15日晚张德伟落网后,魏茂军就嗅到了风声,且被恐吓。因为以前的那些狐朋狗友怀疑是魏出卖了张,陆续有人到处寻找魏茂军的落脚点,替黑哥大佬出气。魏茂军一听坐卧不宁又害怕命不保,一天到晚即使潜藏也得忧成病。就在惊吓忐忑中和已落网的黄龙发联系,被侦查员将计就计,于9月17日14点左右在本市北大街的一处民房抓获。

  被侦查员抓获的魏茂军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早就厌烦了东躲西藏的日子”。所以,一经审讯,魏茂军就承认了自己和张德伟等人非法持有枪支、非法买卖枪支、买卖毒品、拘禁他人等一系列违法犯罪事实。而他们的枪支,正是由已经被警察挡获的卢旭一手非法制造的。卢旭本人也供述了从2016年6月以来,非法制造枪支弹药的事实。至此,侦查员们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不过,破案的中间还有段小插曲。2016年9月18日中午,牛市口派出所民警徐刚带领一名协警,到张德伟在少陵路的住处去开作案车辆回所。当徐刚要拉开车门时,背后忽然有人朝他喊了一声舅舅。徐刚一怔,转身看时却是一名陌生女子。女子看见徐刚发愣,便做了自我介绍。徐刚又辨认了一下,这才想起眼前的这名女子是自己一位忘年交的女儿,从小就喊自己舅舅,不过女大十八变,自然没认出来。

  两人寒暄了几句后,这“侄女”却说徐刚开走的车是自己的。原来,她因第三者欠账不还,通过朋友找到了张德伟的“地下出警队”出面讨债,这辆车也是她借给张德伟催债用的。就在她来找张德伟了解进展时却和徐刚不期而遇。闻听此言,素来警觉的徐刚多了一个心眼,就继续攀谈。这个“侄女”虽然所知不多,但无意间透露了一个信息。她在张德伟住处见过卢旭,并听说卢旭住在成华区双成三路。然而接触过案件材料的徐刚清楚地记得卢旭的供述中并未提到成华区的住处,只说自己就租住在少陵路的这套房子里。

  和这“侄女”道别后,徐刚立即向专案组报告了这一情况。卢旭为什么对侦查员隐瞒自己的住处?有什么值得秘而不宣的东西?这背后一定有问题。经过审议,专案组定下了对策。

  18日下午,专案组让卢旭的妻子来到牛市口派出所,告知其丈夫卢旭因涉嫌非法制造枪支弹药已经被刑事拘留,按照法律规定,请家属领取拘留通知书。侦查员告知她卢旭态度端正,很配合公安机关工作,请她不要太担心,照顾好家里就行。一番谈话,缓解了卢旭妻子紧张防备的情绪,约半小时后,卢旭妻子在经过一番左顾右盼、逡巡不前之后,还是回到了其成华区双成三路的住处。就在她打开房门的瞬间,侦查员立即将她控制,并在房间里看到了堆放的各种枪支零配件、弹头、火药、相关枪械工具和书籍等物,卢旭妻子只得低下了头。

  再次提审卢旭的时候,他一口咬定已经全部交代,梁一没有再说话而是掏出手机调出一张照片拿到他眼前,看到照片,卢旭的脸忽地变了,腿也软了,一屁股歪倒在椅子上。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支支吾吾地挤出一句话:“不管我老婆的事,她不晓得。我该死,是我害了我老婆,我都交代!”“你对你老婆倒是有情有义的。早知今天何必当初。”

  梁一手中的照片,正是卢旭家地板上堆放的零散枪管等物!14天的激战,一连串的案子终于在杭州G20峰会召开前3天解锁了。现在,梁一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回家睡觉。

    (作者单位系成都市公安局政治部宣传处)

责任编辑:胡雪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中国警察网络电视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