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四川

我在战火硝烟中加入伟大的党

2021年06月22日 11:03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魏远林   
中国警察网 · 魏远林  |  2021-06-22 11:03

  从1968年开始,为了抗美援越,中国派出大批部队,运去大批中国武器弹药和军用物资、大米、面粉,中国人民勒紧裤腰带忍饥挨饿,花去500亿美元,直到把美国大兵赶出越南,人民解放军无数烈士牺牲长眠在越南的土地上。70年代中期,越南国家刚统一后,便忘恩负义,强占我国的许多海岛,在云南与广西500公里长的边境线中方一侧埋地雷,炸死炸伤我国边民、耕牛无数,不断蚕食中国领土,公然侵略柬埔寨,对祖祖辈辈生活在越南的中国华侨大肆进行疯狂烧杀掠抢,驱赶回到中国的华侨20多万人。 

  硝烟弥漫 我在火线宣誓入党 

  19792月,我们团数千人在夜色中悄悄开进了云南屏边县一个叫柑庶园的茫茫竹海里,在煤油灯、在手电筒下,战士们纷纷写决心书、请战书、入党申请书,坚决要求入党,坚决要求上前线英勇杀敌。29日下午230分,我被批准光荣的加入了伟大的党,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一员。 

  一天,我们的副团长兼参谋长(代号为3号首长)说:“小魏,你是文书,又是高中文化,人也机灵,这次出国作战的任务是,你负责押运一辆军车,车里有14口皮箱,装的全是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昆明军区、军里、师里的绝密文件、来往电报,作战用的很多地图。你要用生命去保护这辆军车的安全,车上有两桶凝固汽油。你打算怎么保护?”“报告3号首长,如果敌人来袭击这辆车,我就一枪打死一个,我当了快两年的步兵,枪法很好。” 

  “那要是敌人把你们包围了,这辆车上的文件怎么办?” 

  “报告3号首长,我早想好了,如果敌人把我们包围了,我将拉响身上的4颗手榴弹,炸燃军车上的两桶凝固汽油,使整个军车汽油箱也爆炸燃完,我是共产党员,早已作好牺牲的准备,誓死与军车、绝密文件共存亡!” 

  生死关头 共产党员永向前 

  19792176时许,人民解放军在云南、广西500公里的战线上万炮齐鸣,对越自卫还击战打响了。 

  火箭炮,八五加农炮万炮齐鸣,划破黎明,映红了一泻千里的红河水。地动山摇,势不可挡,上百万发炮弹向越军第一道坚固的钢筋水泥工事倾泻而去,越军自称是世界第三军事强国,亚洲第一军事强国,厚颜无耻地说:“中国解放军要想突破越军第一道固若金汤的马其诺防线,需要进攻3个月。”而苏联军事代表团预测:中国解放军要想突破越军第一道坚固防线,尚需一个月。 

  但仅仅两小时,我军英雄的攻击部队迅猛拿下了越军第一道防线,奇迹,这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人民解放军势如破竹,创下战争史上的奇迹。 

  通过在枪林弹雨中架设的一座座浮桥,坦克、大炮、装甲车,后续部队迅速过红河,杀向越南。 

  此时,我负责押运的军车上,14口皮箱里装满了每天如雪花般飞来的电报,有中央军委、三总部、昆明军区发来的指挥作战的大量十分绝密的电报。到越南8天后,3号首长命令我说:“小魏,现在发来的指挥作战的绝密文件、电报太多了。我命令你,将这辆军车上的绝密文件、电报,还有6个侦察兵,押着9个越军战俘回国后交给后指,你们再返回越南,这次任务由你负责,确保安全顺利完成任务!” 

  “是!保证完成任务!” 

  当我们押运军车于晚10点回到国内后,男女民兵和人民群众早已准备了饭菜,我们卸下了9名越军战俘,绝密文件和电报,几分钟吃完饭后,又开车奔赴越南。8天没睡觉了,枪声,炮声不断,根本无法睡觉休息,每个参战官兵十分疲惫。 

  晚上在越南崎岖的山区土公路上开车,不能开车灯,以防敌人飞机、大炮袭击。汽车班长杨玉如驾驶着这辆军车,驾驶室坐着我,还有我同公社的老乡战友、驾驶副班长屈鹏,车上还有6个侦察兵。借着月光开车,杨玉如驾车睡着了,军车突然侧翻过来,三个轮胎悬空,一个后轮胎被卡在一棵水桶粗的大树上,车上6个侦察兵倒进车逢里,幸好没有倒出车外,我们的军车就这样卡在悬崖上,我们3人慢慢从驾驶室爬出来,怎么办?前面是攻击部队攻击前行,半夜了,没有后续部队上来,越南大山的老百姓早跑光了,只听到狗的叫声。我是共产党员,又是团部文书,必须正确处理眼前的紧急军情。我召集我们全车9人开会分工:一是派出3名侦察兵,走路返回国内,向红河浮桥舟桥营营长报告,请派辆大吊车来,把我们的军车吊起来;二是敌情复杂,为防止小股敌人来偷袭,我们剩下的6人占领一个山头,准备迎敌作战。我当过近两年的步兵,人也不笨,懂得步兵战术,就样排兵布阵。 

  4小时过去了,两辆军车开着大灯向我们开来,舟桥营王营长来了,带来了一辆大吊车,另两辆军车拉来两个排的兵力。吊车将我们侧翻在悬崖边的军车吊上了公路,此时已是清晨5点了。越南亮的早,我们朝悬崖下一望,“哇!有200多米高,要不是那棵树卡着一个左后车轮,如果掉下去,军车报销了,我们9名军人也就成烈士,肯定无一生还。想起这事不禁毛骨悚然! 

  枪林弹雨 党风军魂激励我前进 

  一天午饭时,我看到3号首长和警卫员小赖,用树枝作筷子,同在一个洋瓷碗里吃饭,你一筷子,他一筷子,挑起饭往嘴里送,首长和警卫员同在一个碗里挑菜刨饭吃,是我人生第一次看到的,就像我儿时与母亲在一个碗里挑饭吃那样温馨、幸福、快乐。3号首长的警卫员是我奉命下部队为他挑选的。 

  “小赖,你是怎么搞的?就是饿死,也不应该和首长在一个碗里抢饭吃,你真不懂规矩,我是怎么给你讲的,如何当好一个警卫员?”我愤怒地吼骂着小赖。“魏大哥,不是这样的。出国来越南时,3号首长给我说,这是去打仗,一切要轻装上战场,随身少带或不带非战斗用品,我和你只带一个大洋瓷碗,在一个碗里吃饭就行了。首长这样吩咐了,我不敢违抗命令啊!” 

  “哦!是这样的,那我错怪你了,对不起哈!” 

  午饭后开始行军了,天上下着小雨,小赖背起背包在前面走着,只见3号首长从背包里扯出洗脸毛巾、军用毛毯等物品扔在地上说:“你这小鬼,我给你说了无数次了,不要带这么多东西,要是敌人追上来了,你跑都跑不动!” 

  见到这感人的一幕,我的双眼湿润了。这就是我们的人民军队;这就是战争场上血与火,生与死见证的党风,党员干部的优良作风。这些让我亲眼目睹的事实,深深地感动着我,激励着我。 

  一天晚上,在越南的茅草屋里,我点着蜡烛,正赶写领导和同志们的记功材料,我把那挺轻机枪架在桌子上,枪对准门外。写着写着,一个黑影经过门前溜去,好像是敌人躬腰驼背逃跑样,我操起轻机枪朝黑影方向扣动了扳机,“哒哒哒哒哒哒……”三十多发子弹扫了出去,黑影不动了。当警卫连的战士们冲过来用电筒一照,10多米长的血迹布满在草丛上。  

  侦察兵们用十几支手电筒一照,我打死的不是敌人,而是一头老母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魏远林打死的不是越军,这小子打死了一头老母猪!” 

  对越自卫反击战胜利了,我扛起那心爱的轻机枪,凯旋回国,回到南充市,我们部队驻地。很快,团里的命令下来了,我被宣布提干部,任团司令部保密员。几年后又从营职干部转业到南充市公安局政治部宣传处,从事新闻宣传写作工作。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